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今赫资产管理中
印度巴菲特:我来不及看到世界属于印度了
来源:远川投资评论 | 作者:沈晖 | 发布时间: 2022-10-17 | 633 次浏览 | 分享到:

8月14日拂晓,日光刚刚掠过孟买城市天际线的上空,「印度巴菲特」金君瓦拉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遗体告别会定在孟买马拉巴尔山,金君瓦拉斥资37.1亿卢比(约合3.2亿人民币)买下的14层豪宅里,与前印度首富造价956亿卢比的27层知名豪宅Antillia毗邻。告别会现场,吊唁的名流横跨政商两界。8月刚超越盖茨成为世界第三大富豪的印度首富阿达尼表达震惊和悲伤,称他是印度的王牌投资者。


金融从业者的离世向来不会引起执政者的高调纪念。1976年「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去世时,美国总统杰拉尔德·福特还在心无旁骛地忙着赢下大选对手吉米·卡特。但印度史无前例地将金君瓦拉的追悼会放在孟买证券交易所,行使最高规格的敬礼。印度总理莫迪晒出了一张与金君瓦拉的合照,并配文:


他不屈不挠,充满活力,机智而富有洞察力,为金融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印度第一大财团塔塔集团旗下塔塔汽车的主席 N Chandrasekaran 到场护送金君瓦拉最后一程。如果金君瓦拉可以活到9月9日,或许 Chandrasekaran 会亲口告诉他,塔塔有望成为南亚第一家组装iPhone的企业[11],这位一生坚定做多印度国运的投资者,生前的岁月也会多一丝愉悦。


只不过,世事无常,62岁的金君瓦拉死于缺血性心脏病和肾病带来的心脏骤停,就像他曾经说过的话,「和天气和股市一样,没有人能预测死亡。」58亿美元身价的复利人生戛然而止之际,金君瓦拉究竟拥有怎样的特质,让印度的政界商界都对他如此缅怀?


01
印度茅台



全球「巴菲特」的成功都依赖成瘾性饮料,美国巴菲特靠可乐,中国「巴菲特」靠茅台,而印度「巴菲特」靠茶叶。


金君瓦拉出生于孟买。他的父亲是当地税务官,时常与好友一边喝酒,一边讨论股票,年幼的小瓦拉耳濡目染,也对股票产生了浓厚兴趣,每天抢在父亲之前阅读完财经报刊。早早立志要在股市有一番作为的金君瓦拉,考入了亚洲历史最悠久的商学院西德纳姆商业与经济学院。


茶是印度的国民饮料,三分之一的印度家庭会在醒来后喝一杯塔塔茶[3],印度100多个民族,20多种方言,都有「chai」这个词的存在。印度人尤爱在鲜奶中加入红茶熬煮,比如著名的统一阿萨姆奶茶,原料并不是来自台湾,而是产于印度。


1985年,正值金君瓦拉大学期间,印度百年老茶塔塔茶(TATA TEA)掀起了包装革命,将新鲜的茶从花园中直接以塑料包装形式提供给消费者,走上了可复制的标品化规模化道路。



一边是井喷的标品供给,另一边是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此时的塔塔茶在金君瓦拉眼里,与1988巴菲特看到的可口可乐,2012年张坤看到的贵州茅台并无二致。


金君瓦拉立即和父亲深度探讨抄底印度茅台。父亲十分感动,但拒绝提供本金,并告诫不得向任何朋友借钱。但股票可不等人,金君瓦拉便偷偷向堂弟借了5000卢比(约等于当时100美元)。好似总舵主向母亲借3万元入市最终炒到200亿,金君瓦拉后来的投资生涯也十分光辉,比宁波解放南路发生的事还更善始善终。


1986年,金君瓦拉认定市场低估了塔塔茶正经历产量提高带来的好处[10],动用杠杆以每股43卢比的价格买入5000股塔塔茶叶,结果这只股票三个月内就涨到143卢比,3年后赚了250万卢比。


在赚取第一桶金之后,金君瓦拉就与塔塔结下了不解之缘。


塔塔茶叶的母公司塔塔集团是印度第一大财团,2021年营收7000亿人民币,拥有45万名员工,在印度只手遮天,业务渗透到金融、能源、通信、化工等方方面面,被誉为印度的三星帝国。


这家拥有154年历史的家族企业,旗下有许多控股公司,屡次出现在金君瓦拉的组合里。他投资过印度钢铁业巨头塔塔钢铁——塔塔钢铁位于詹谢布尔,是印度唯一一座由民营企业管理的城市,医疗和福利在全印度首屈一指[9]。他还持有塔塔汽车,金君瓦拉认为N Chandrasekaran领导下的塔塔汽车未来会成为整个集团不断超预期的佼佼者。


而塔塔集团旗下的手表巨头Titan,则是金君瓦拉一生中最伟大的投资。



02
魔法公式


2001年,女记者N Mahalakshmi采访金君瓦拉,发现他极不尊重女性,说话时眼睛只会盯着屏幕,且回答问题的方式几乎都是反问。


二十年后,女记者开始悼念回忆这段经历,她开始认可金君瓦拉的思辨开放态度,就比如描绘如何平衡贪婪与恐惧,对巴菲特的经典语录做了改编:“市场总是在后宫中性欲低迷,在沙漠里欲望过强。好的投资人应该在萧条时认识到自己性欲低迷,在非理性的繁荣中认识到自己欲望太烈。


2001-2002财年,Titan的净利润从23.48亿卢比降至13.09亿卢比,次年净利润进一步下滑55.25%。Titan被其在欧洲的盲目扩张所拖累,同时部分零部件工厂的停工影响了其销售旺季的供货。更糟糕的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印度爆发股灾,2001年印度孟买SENSEX指数40天暴跌22%。


金君瓦拉对Titan持有了十余年,陪伴其从10卢比涨到200卢比,再从200卢比跌到30卢比。在经历了过山车的持股体验之后,金君瓦拉观察到2002财年Titan珠宝业务净利润却增长了29%,并对Titan收缩国际业务后的未来盈利前景持乐观态度。


于是在2002年-2003年之间,金君瓦拉以平均30卢比的价格抄底了Titan 600万股。后来,随着珠宝和金价的飙升,更换了管理层之后终于终止了国际业务的Titan业绩反转。叠加印度股市的上涨,Titan自他抄底以来上涨了81倍[7]。直到逝世的前一个季度,金君瓦拉仍持有1108.6亿卢比的Titan,几乎占其基金组合的三分之一。



不为人知的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金君瓦拉就已成为Titan最大股东,持股份额甚至超过塔塔集团当时的掌门人拉坦·塔塔。当时塔塔高管们也不知道这胖子到底在想什么,因为Titan的钟表业务并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后来Titan副总裁形容:“金君瓦拉比公司内部人士都对Titan有信心, Titan涨幅远超创始团队和塔塔集团最疯狂的想象。


增长来自混乱,而不是秩序。


金君瓦拉买入Titan时,Titan负债累累。金君瓦拉认为,投资中最大的错误是未能区分对公司基本面的了解和股价隐含的预期。“在投资中,所有因素都是分子,但分母只有价格。它不仅决定了你的收益,还决定你承担的风险。你买什么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买的价格[1]。”


“价格=每股收益 (EPS) x 市盈率 (PER)”这个所有金融狗脑海里最基本的常识是金君瓦拉心里最神圣的魔法公式。他认为EPS很大程度可以用数字预测,「但预测市盈率就和性行为一样,它不能教,但必须学会。」


在金君瓦拉的投资框架里,决定PER的条件包括公司激励、收益可预测性、风险模型、增长机会以及管理层的诚信。而在观测EPS时,他没有试图预测公司绝对的盈利能力,而是去了解产生利润的原因和环境。


他投塔塔汽车看中的是集团内斗乱局中,依然能带领业务增长N Chandrasekaran;投资Titan时,他不断找到利润继续增长的原因,从之前的珠宝,到今年增长120%的智能手表。


以及更重要的,女记者采访金君瓦拉时,金君瓦目不转睛盯着屏幕上,正是巴菲特为《财富》杂志撰写的 《利率对股票价格影响》文章中提到的——低利率。



03
做多国运



当国运撞上宽松,印度股指20年20倍,表现全球第一。


“如果印度Sensex指数没有从我入市时上涨100倍,我就不可能成功。”亚洲历史最悠久的孟买交易所于1986年推出基准指数Sensex,五年后印度基金自由化,市场迅速发展。金君瓦拉说:“我是正确的人,在正确的地方,有正确的态度。”


和巴菲特一样,金君瓦拉对国运无比的坚信,每当「印度崩溃论」甚嚣尘上,他都会坚定做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印度陷入危机,外汇储备萎缩到只有两周进口货物的价值。当投资人纷纷认定印度股市没有未来之时,金君瓦拉却推断全球经济发展必须会增加铁矿石的需求,而印度拥有世界第三大铁矿石储量。随后他重仓抄底40万股总值约为1000万卢比Sesa Goa公司股票,22-26卢比买入,最后在股价狂飙至2200卢比卖出。


同样的剧本,30年后再次重演。


2020年新冠疫情,印度GDP暴跌6.6%,印度投资人默图苏丹·凯拉问金君瓦拉:“这个十年,还属于印度吗?”金君瓦拉回复道:“这个世纪,都属于印度。再过3-5年,印度将会迎来一个拐点,届时每年会有双位数的GDP增长,大量国外资本将会涌入[5]。


而金君瓦拉做出了许多基金经理都会做的操作——抄底疫情受损股。印度航空业在过去几年蒙受巨额损失,但金君瓦拉坚信,一家经营良好、节俭的航空公司可以在印度这样渗透率低的市场取得成功。于是他投资3500万美元,拿下了廉价航空 Akasa 40%的股份。


金君瓦拉给Akasa招募了包含印度最大航空公司IndiGo前总裁等最优秀的人才,并预留了在未来五年内引进 72 架飞机的巨额资本。令人唏嘘的是,金君瓦拉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正是去世一周前参加的 Akasa Air 首航启动仪式[8]。


金君瓦拉留下的宝贵遗产,除了 Akasa,还剩下Rare Enterprise。


Rare Enterprise是金君瓦拉的资产管理公司,Rare以金君瓦拉(Rakesh)和他夫人的名字 (Rekha) 两个首字母的结合。他不止一次对记者强调:“我只为一个客户工作——Rekha Jhunjhunwala(金君瓦拉夫人)[2]。”


翻开Rare Enterprise的历史,金君瓦拉败绩不少,他买入过住房金融公司跌至清算,也曾押注地产公司DB Realty和零售公司Mandhana陷入价值陷阱。2010年后的很长时间,他的管理规模都在1000亿左右徘徊。直到2020年,莫迪政府天量放水,2000万印度散户跑步入场。值得一提,最近印度股票账户数量首次突破1个亿。


然后,Rare投资组合的价值从2020年3月的843.1亿卢比飙升至2022年8月的3065.2亿卢比。借着东风,金君瓦拉说:“印度的牛市需要上帝的愤怒才能过早逆转。



04
尾声



金君瓦拉其实不太喜欢印度巴菲特这个称号。


他经常穿着充满褶皱的白衬衫和灰裤子,抽着烟,大声打嗝,讲下流笑话。他总说,“我不是任何人的克隆人。我就是 Rakesh Jhunjhunwala[4]。”


他是一个冒险者,敢于上杠杆,并喜欢通过交易来赚钱。他甚至做过一个奇怪的对比:“交易和投资就像妻子和情妇,你不能同时管好两者,所以要把他们分开,但一个人不应该对另一个人一无所知。”他赞扬风险,倡导在逆势中下重注,特别是处于严重的宏观风险之中。



尽管说起话来像市井街头的投机分子,金君瓦拉还是有六只重仓股持有长达10年。所谓的「印度巴菲特」,某种程度上,也不是一种对巴菲特投资方式的简单复刻,而是一种与国运同在的知行合一。


一个被社会尊重的投资人应该是什么样?这个问题难以盖棺。


但至少不是上市公司高管的朋友圈里被吐槽——财报的基本功都忘了,每天只是在「听别人或看别人」上花了大量时间,以至于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如惊弓之鸟的样子。

参考资料

[1] Which is the one formula the Big Bull held sacred,Moneycontrol

[2] Rakesh Jhunjhunwala: 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Moneycontrol

[3] Rakesh Jhunjhunwala death: Ace stock market investor's prayer meet held in Mumbai,FresspressJournal

[4] "I'm Jhunjhunwala", not India's Buffett,Reuters

[5] Not just current decade, the century belongs to India: Rakesh Jhunjhunwala,Times of India

[6] Rakesh Jhunjhunwala and Titan: His first big call,Business Line

[7] Rakesh Jhunjhunwala’s portfolio: Titan Company zoomed 8,100% since big bull’s entry, Business Today

[8] What Is The Future Of Akasa Air After Founder Rakesh Jhunjhunwala's Death,Outlook

[9] 400多元入市,赚得400亿身家,他如何在震荡市场中淘金,冯仑风马牛

[10] Rakesh Jhunjhunwala | His greatest investment hits, and odd misses,Money Control

[11] India’s Top Conglomerate in Talks to Join Club of iPhone Makers, 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