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今赫资产管理中
警惕这些“伪困境反转”!彼得·林奇给投资者划了几个“雷区”
来源:IN咖 | 作者:慧羊羊 | 发布时间: 2023-03-29 | 586 次浏览 | 分享到:
随着疫情成为过去式,一些行业进入强劲复苏,市场反应也热络起来。

 
一批批的困境反转公司出现在投资者的视野中,首先表现的就是去年受损的消费、航空、酒店等行业。
 
去年2月,在市场非常悲观的时候,聪投曾发布过一篇文章,介绍投资大师彼得·林奇如何寻找困境反转公司的机会。
 
实际上,彼得·林奇虽然很喜欢困境反转带来的投资机会,但他也提醒投资者困境反转机会中的“雷区”,也就是那些所谓的“伪困境反转公司”。
 
虽然投资者普遍认为今年困境反转存在机会,并且对此大笔押注,但最终,这些公司还需要经历业绩的考验。
 
在经济缓慢复苏中,很多所谓的困境反转公司,未必真的如投资者预期般绝地反弹。
 
投资者选择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伪困境反转的陷阱。
 
目前正值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期,哪些公司能真正将结果反馈在业绩上?又有哪些在鱼目混珠?
 
林奇说:“如果你打算买入的是一家困境反转型公司的股票,你应该关注的是公司已经开始努力拯救自身的命运了吗?到目前为止公司的重整计划取得成效了吗?”
 
“如果你对困境反转型股票感兴趣的话,你应该找到一个更加充分的买入理由,而不是因为这只股票已经下跌这么多了所以看起来可能会反弹。”
 
避开那些悲剧后果难以估量的公司股票
 
彼得·林奇将困境反转的公司分成不同的类型,其中一种困境反转,是那些“问题没有我们预料的那么严重”的困境反转型公司。
 
但在这里,他特别强调称:“我尽量避开那些悲剧后果难以估量的公司股票。”
 
他举了一个例子,上世纪80年代美国最大的化工公司之一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在印度发生的博帕尔(Bhopal)灾难。
 
这是一次可怕的有毒气体泄漏事故,致使数千人死亡,那些死难者的家庭要向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索赔金额会是多少一直悬而未决。
 
他很快发现,根本无法估计这家公司承担的赔偿义务总金额到底有多少,于是就忍痛赔了些小钱,卖掉了相关的股票。
 
如果我们回顾国内资本市场,类似案例也不少。当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对于三鹿来说,就是一个悲剧后果难以估量的事故,最终以破产为结局。
 
但对于行业内其他乳业公司,当时的困境却只是暂时的,从后视镜往回看,在当时买入这些公司,恰恰是困境反转的时机。
 
再或者去年俄乌冲突爆发时,很多对冲基金去购买俄罗斯的债券,一年后再看,也是刀尖舔血、火中取栗的行为,因为没有人能预言这场冲突的结局。
 
警惕短期债务占比太高的公司
 
对于一家正经历危机的公司来说,往往需要借钱才能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也因此,对于困境反转型公司和陷入困境的公司,彼得·林奇非常重视公司负债情况。
 
他说:在危机之时,是负债而不是其他任何因素最终决定公司是能够幸免于难还是破产倒闭,那些新成立不久的并且债务负担沉重的公司总是面临很大的经营风险。
 
林奇举了两个曾陷入困境的高科技股票的例子来论证这一点——GCA公司和应用材料公司
 
这两家公司都生产用来生产计算机芯片的电子资本设备
 
1985年下半年,GCA的股票从毎股20美元下跌到了每般12美元,而应用材料公司的股票表现更差,它从每股16美元被腰斩。
 
两家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当GCA公司陷入困境时,负债1.14亿美元,并且几乎全部都是银行贷款
 
林奇发现,这家公司账上只有300万美元的现金头寸,并且公司的主要资产是价值为7300万美元的存货
 
在市场瞬息万变的电子产品行业今年价值为7300万美元的存货到明年可能就会贬值到只有2000万美元,谁又能知道这家公司在低价大拍卖这些存货时到底能拿回来多少钱呢?”林奇说。
 
GCA相反的是,应用材料公司的负债只有1700万美元,而现金却有3600万美元。
 
当电子设备行业重新红火的时候,应用材料公司股票开始反弹,从每股8美元上涨到每股36美元,但是GCA公司却没有从行业复兴中受益
 
GCA宣告破产被其他公司以每股10美分的价格收购,而应用材料公司的股票却上涨了4倍以上
 
林奇说:债务负担的不同决定了两家公司命运的不同。
 
自古以来雪中送炭少,当一家公司陷入困境时,债主往往是来找你要钱。
 
这时,如果公司账上有大量的短期负债,那么当对方来要钱的时候,公司得马上还钱,如果还不上,就只能申请破产。
 
显然,这不是股东想看见的。
 
但如果公司账上以长期负债为主,债权人就不能要求公司立刻还钱,意味着公司短时间内还能有喘息之机。
 
也因此,长期负债给公司提供了充裕的时间来解决问题走出困境。
 
彼得·林奇也一直强调,当一家公司面临危机时,它的负债种类和数量,都能决定公司的存亡。
 
他曾经投资了一家非常成功的困境反转公司,克莱斯勒公司
 
在评估这家困境反转型公司时,不但特别注意公司的负债数量,并且特别注意公司的负债结构。
 
当时的克莱斯勒公司在偿还负债上发生了严重的问题,政府为克莱斯勒公司提供14亿美元的贷款担保,这给公司提供了充分的回旋余地。
 
林奇注意到克莱斯勒公司账上有10亿美元的现金头寸,把坦克分部卖给了通用动力公司后又获得了3.36亿美元的现金。
 
这些账上的现金和政府担保的贷款表明至少在一两年内银行不会把这家公司逼入绝境。
 
在确认汽车行业正在复苏知道克莱斯勒公司已经进行了重大改革,成为汽车行业的低成本厂商林奇对这家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果断买入并大赚一笔。
 
最重要的是,一家困境反转型公司在经营困难时期能否经受住债权人要求还款的打击而存活下来?公司拥有多少现金?多少债务?
 
苹果电脑公司在面临经营危机时拥有2亿美元的现金,没有一分钱的债务,因此你知道它肯定不会破产。
 
警惕没有及时止损的公司
 
一些公司陷入困境,是因为部分子公司一直在赔钱。
 
公司打算怎样摆脱困境重整旗鼓?它剥离了那些赔钱的子公司了吗?这样做会使公司的收益发生很大的变化。”林奇这样说。
 
他举例1980年洛克希德公司,当时,该公司的国防业务创造了8.04美元的每股收益,但是它经营的商用飞机业务因为L-1011 TriStar喷气式飞机的失败导致每股亏损了6.54美元。
 
L-1011型喷气式飞机是种大型客机,但是在一个份额相对较小的市场上它要与麦道公司的DC10型飞机竞争,而在长距离飞行市场上它又遭受了波音747客机的严重打击。
 
这意味着,这些亏损将会长期持续下去,难以在短期内转变
 
1981年11月,这家公司宣布它将会逐步停止L-1011型飞机的生产,这使得它当年一下子就冲销了一大笔资产每股亏损26美元
 
但这只是一次性的亏损。
 
1982年当洛克希德公司国防业务创造了10.78美元的每股收益时,再也不需要对其他业务的亏损进行冲减了。
 
经过两年的时间它的每股收益从1.50美元增长到10.78美元
 
这显然是一家成功的困境反转,如果当初没有及时止损,自然也不能取得这样的成果。
 
德州仪器公司是一个通过扔掉赔钱的业务,成功摆脱困境的经典案例
 
1983年10月,这家公司宣布它将放弃家用电脑业务,这个行业竞争对手如林,于是,当年公司仅家用电脑业务就亏损了5亿多美元。
 
但正是因为这一决定,公司可以集中力量经营它的强项半导体业务和军用电子设备业务。
 
宣布放弃家用电脑业务的第二天,股价就从每股101美元上涨到了每股124美元,4个月后上涨到了每股176美元。
 
小心公司“旧病复发”
 
很多公司的危机是暂时的,危机过后,股价往往能迎来一个强劲的上涨。
 
但也有一些所谓的困境反转公司,经营状况变好后不久,又旧病复发,彼得·林奇提醒投资者,要注意这样的公司。
 
他举的一个典型例子,是得克萨斯航空公司。
 
1983年,林奇购买了一小部分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股票,因为他看中了这家公司大量持股的大陆航空公司。
 
当时大陆航空公司由于经营状况急剧恶化,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这使得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股价从毎股12美元跌到了毎股4.75美元。大陆航空公司自己的股价也下跌到了每股3美元。
 
林奇说,我密切关注着这两家航空公司的情况,我发现这是一个困境反转型公司的投资机会。
 
事实证明,这笔投资在开始时很成功,林奇买了很多这两家公司的股票,到1986年这两只股票都上涨了3倍。
 
当年得克萨斯航空公司宣布它已经收购了东方航空公司大部分的股份,短短1年的时间,公司的股票就上涨了3倍,创下新高。
 
但是林奇说:“很不幸的是,此时我从原来对得克萨斯航空公司发展前景十分担心,变成了非常得意的自我满足,我沉醉于东方航空和得克萨斯航空拥有如此巨大的盈利潜力,以至于忘了去査看它们近期的实际经营状况。”
 
1987年2月,他又以毎股48.25美元的价格追加购买了更多的得克萨斯航空公司股票。
 
但是当时这家公司已经开始出现问题。

报纸每天都刊登公司的负面报道:行李丢失、航班混乱、飞机晚点、乘客发怒、被收购的东方航空公司员工非常不满。
 
1987年初,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收益情况开始恶化。
 
林奇后来说:“我的错误是1987年夏天没有及时抛出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股票,尽管当时东方航空公司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已经变得非常明显,并且所有证据表明这些问题将会一直持续到1988年。”
 
“既然我知道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资产负债情况相当一般,又知道航空业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周期性行业,那么为什么我不把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股票卖掉而是追加买入呢?
 
这是因为该公司股价的上涨迷住了我的双眼,甚至在得克萨斯航空公司的基本面已经完全土崩瓦解的时候,我还沉醉于公司最近业务好转的消息,对危险视而不见。
 
林奇的这些建议,对于当下想抄底航空股的投资者,同样有着参考借鉴的意义,林奇建议投资者去定期重新核查公司分析。
 
实际上,对于究竟何时卖出一只困境反转型股票,林奇也给出过答案。
 
最佳时机是在公司成功转危为安之后,所有的困难都已经得到解决,并且每个投资者都知道这家公司已经东山再起了。
 
他还给出了几个卖出困境反转型公司股票的信号:
 
1、过去连续5个季度公司债务持续下降,但公司最近的季度财务报吿显示这个季度公司债务増长了2500万美元。
 
2、公司存货增长速度是销售增长速度的两倍。
 
3、市盈率相对于预期收益增长率而言高得离谱。
 
正如彼得·林奇所说:“困境反转型公司股票上涨的潜力有多大,下跌的潜力也会有多大。”
 
“一只曾经陷入困境后成功反转复苏的公司旧病复发再次陷入困境,那么股价将会下跌到让你倾家荡产。”
 
参考资料:《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